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广州市蒂斯威乐器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新闻 >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时间:2020-07-31 14:5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08年10月19号上午10点多,位于河北省廊坊市霍其营村的京沪高速铁路施工现场突然开来几辆大车,上百人手持铁棍,头戴统一的安全帽,身穿中铁十七局蓝色工作服,从车上一涌而下,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2008年10月19号上午10点多,位于河北省廊坊市霍其营村的京沪高速铁路施工现场突然开来几辆大车,上百人手持铁棍,头戴统一的安全帽,身穿中铁十七局蓝色工作服,从车上一涌而下,面对手无寸铁的村民,不容分说见人就打。 据经历那一幕的村民说,当时下来三四车人,每辆车都有六七十人,全是二十多岁小伙子,穿着铁路十七局的工服,戴着工作帽。“就听前面那个人喊,打,打死一个二十万。就听见嗷嗷地叫,就打。”目击者说,现场的百姓吓得全跑了,行凶者不仅打人,还砸烂了不少村民的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 据村民们回忆,从大车上下来的人抡着手中的钢筋棍,见到人就打。第一个挨打的是一位老人,当时他正坐在地,行凶者下车便踹了老人一脚,用手中的钢筋棍击中老人腰部。中学生徐浩送爷爷出门过路,胳膊也被打成骨折。 当时现场聚集着一百多位村民,由于毫无思想准备,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吓呆了,反应快的人四散逃走,反应慢的就遭到了毒打。日前记者接到举报赶赴当地采访,刚到村子里,就被村民围住,提起当时的情景,手无寸铁的人们仍然心有余悸。“就拿那个麻花钢,那个长的,就开始打人,因为当时都乱了套,都跑了。”行凶者无论老幼,十五六岁的儿童,甚至八十多岁骑三轮拾柴火的老人,都被在地。“都是老弱残兵的都在那儿,都这么长的麻花钢,这么憨的。”村民们清楚地记得自己的乡亲被打的情景:“说起村民完了以后大民呢,从北边那地下桥骑一摩托,还没到那个坡地下呢,我就听着真真儿地大民说,嘛呢,干嘛呢这是。就说这么两句话,这帮人就围着他就把摩托打碎了,接茬他撂下那摩托就往回跑,也没跑几步就给打趴那儿了。” 在事发现场,几位村民正向记者介绍情况,突然看见一辆路过的中铁十七局汽车,几位村民吓得骑上车就跑。这令记者深切感受到发生在10月19号的伤人事件给村民留下的心理阴影。在调查时记者还得知,这伙人在紧挨着霍其营村的另一个村子——艾各庄村实施了同样的暴行。记者随后来到艾各庄村。 亲历现场的村民回忆说:“上来这帮人就揍他们,就把他们全弄底下了,我当时就要报警,后来有一个人看见我来了,就要追我就过来,我就顺着地就跑了。反正我再回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揍得脑袋流血的流血,躺地下的躺地下,坐那儿动唤不了的动唤不了。反正打得挺惨的,最后我报的警,派出所的都过来了。当时跑得鞋都丢了,吓得,谁经历过这事情啊。” 通过两个村村民的描述,我们对事发当天的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当天上午8点多,行凶者首先出现在艾各庄村,殴打了现场的几十位村民,随后这伙人又来到霍其营,同样的暴行再次上演。两个村子共有19位村民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在廊坊市人民医院记者见到了一部分受伤的村民。受伤最重的是霍其营的村民李连才,当时他正路过铁路桥下,去接自己的岳母回家,不明所以便被忽然围上来的人打了一顿。他只清晰地记得那些人穿铁路十七局的工服。“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结果就跑,那就不知道了以后。”医生介绍说,李连才的颅骨骨折,满口的牙都被打掉了,身上也多处骨折。医生为记者介绍了他的伤情:“把这个皮肤连头皮全部裂开以后,里边能看见骨折线。颅底骨折呢,他来的时候有鼻出血,耳有鼻漏。还有他鼻骨折了,我们照片子他确实是折了,而且他来的时候满口的牙都掉下来了,几乎就没有多少牙在上面了。出院以后三个月以后要镶牙的。面部这个皮裂伤也挺重的,也缝了也是挺严重的。跟腱部跟他后边的皮肤裂伤,就因为他后部皮肤裂伤,造成跟腱整个儿就撕下来了。” 在位于五层、六层和一层观察室的病房里,记者还见到了多位受伤的村民。他们对打人者的描述基本一致,都是手持铁棍、身着蓝色工作服,上面写有中铁十七局的字样。据了解,中铁十七局集团公司京沪高速铁路土建工程一标段项目经理部四工区负责这一地区的铁路建设。 据受伤的村民介绍,他们的医疗费都是由中铁十七局来支付的。在廊坊市人民医院的走廊里,记者碰到了一位当地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他表示,村民与高铁方面发生冲突,村民挨打的事情让他们也倍感气愤。他向记者证实,打人的人就是正在施工的中铁十七局工作人员。而现在,也是高铁方面在支付受伤村民的医疗费用。 村民和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都说行凶的就是中铁十七局的人,有村民提到打人的时候报了警,出警的是廊坊市万庄派出所。万庄镇上一位修自行车的目击者证实当天派出所抓到了一些行凶者。“那天我在那儿一瞅,一堆,我这儿估摸数字大约有二十到三十个。他抓人的时候我没瞅见,弄这儿来的时候我看见了。都看见了。这帮出租都看见了。所有还有上午打的,中午就都给抓这儿来了。这帮出租啊你问,随便问哪个人都知道,就在这派出所。说怎么处理的,咱不得而知。” 记者来到万庄派出所。一位姓周的所长告诉记者,按照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十条,由铁路施工现场出现的刑事案件,归铁路公安管。案件处理之后,所有人和物品都已经移交至铁路警方的中铁十七局铁路公安。 挨着霍其营村口的一个大院,就是中铁十七局集团公司京沪高速铁路土建工程一标段项目经理部四工区的办公地点,铁道部公安局第十七公安处第二公安分处第三派出所的办公室恰恰也在这里,一位警官对记者解释说,由于案情复杂,情况正在调查当中。同时,他否认了现在已经抓获任何犯罪嫌疑人,“这是一个群斗事件,一时半会儿不太好抓嫌疑人。” 在与铁路派出所仅隔几个门的一间会议室里,记者见到了四工区的李,他对打人的事情并不否认,“应该是我们下边的民工,就是我们的劳务人员。”但他说这是工人们的自发行为,公司毫不知情。同时他也证实警方目前还没有抓获嫌疑人。李说,“我想这个事儿的话呢,现在目前来说,既不是我们管的,应该说也不是你们管的,这个应该是公安机关。公安机关怎么调查怎么处理这个案件应该是公安机关。至于说现在有没有什么调查处理措施的话,应该是公安机关调查处理以后。” 发生在10月19号的这起公然行凶案件,现场目击者近百人,现场抓获的打人者也有几十人,一起看起来并不复杂的案件,在事发十多天后,铁路警方并没有抓获任何一个犯罪嫌疑人,这显得有些不合常理。对于行凶的人到底有多少,村民说法不一,大致是在一百人到三百人左右,这么多工人当天着统一服装,手持铁棍,坐车出现在两个村子,前后历时两个多小时,公司竟然表示不知情,这也很难让人认同。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这次的冲突是由铁路征地引起的,由于村民没有拿到征地补偿款,所以村里很多人聚集到工地上,阻碍了施工。霍其营的村民告诉记者:“他们都说到南口征地,地上物给钱了,地皮钱没给到我们个人手,全村的老百姓各家各户自发性地去。”村民说,他们已经在那儿待了天,开始只有二三十人,后来人渐渐多了起来,最多时达到了二三百人。 村民没有拿到征地补偿款,而施工单位又急于赶进度,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四工区的李对打人的原因做了这样的解释:“咱们工人从三月份,施工队伍就开始陆陆续续地进场。由于征地拆迁搞不了,地交不出来, 没办法施工。所以工人在这儿待着的话,就待得比较急,在这个地方就没活干,一个月就发六百块钱,六百块钱远远不是他们的目的。企业也是靠生产,靠施工,才能有产出,有效益,才能给他们发工资。像这种情况呢,矛盾就是越来越激化,最后他们就自发地到工地去。矛盾不就是激化了以后就发生了这个冲突。” 由于征地补偿款迟迟拿不到手,部分村民守在当地不走,一再的阻扰施工,在产生矛盾的很长一段时间,当地各有关部门并没有及时做好调解工作,也没有就土地补偿款的问题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说法。因此看似没有直接利益冲突的村民和施工方的矛盾日益尖锐。 记者了解到,早在2月份,廊坊市就召开会议,安排部署京沪高速铁路建设征地拆迁工作,常务副市长寇德松在会上强调,各级各有关部门要强化责任,细化工作方案,深入工作一线,切实做好征地拆迁工作。如果线号的这样暴力事件也许就可以避免。 今天中国之声将全天关注事态发展,记者将再次赶赴廊坊,对廊坊市和中铁十七局的有关主管部门进行深入采访。 (编辑:紫伊86)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